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m7879的博客

 
 
 

日志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转载】赏析一篇别开生面的《蒹葭赋》  

2013-12-13 02:3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篇《蒹葭赋》为一位年轻的检察媒体人所撰写,与上篇《蒹葭之舞》可以对照阅读,相映生辉,别有意味--------

 


〔原摄〕初冬的衡水湖(7)—蓝色衡水湖 - 高兴 - 高兴[高中兴]旅游与摄影博客



 


〔原摄〕初冬的衡水湖(7)—蓝色衡水湖 - 高兴 - 高兴[高中兴]旅游与摄影博客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    高兴摄)

 

                              蒹葭赋


时间: 2013-08-16  作者: 柴春元  新闻来源: 检察日报


  天地所长,水陆之植,质弱而特立,遍栽而绝俗者,非蒹葭与?其类则非花非木,其态则如茅如竹,其性则方柔方劲,其处则亦群亦孤。潮打空城,萧瑟王家故垒;月落江村,依偎渔户疏篱。三江五湖,长参水天之色;浅沼细沚,曾伴濡沫之鱼。随缘而适,何违乎江南塞上;将命而行,未择乎织席絮衣。 

  嗟尔纵躯不避地,立身必超伦,江湖蕴豪气,霜露砺真心。向者昭关偷渡,逋臣解百金之剑;淮阴荣归,国士酬一饭之惠。渭水苍茫,秦客迷伊人之踪;云梦辽阔,楚女识丈夫之背。孤舟不系,隐者高眠以逍遥;故都难忘,孤臣行吟而憔悴。复有游吉失宽,萑苻盗聚;胡亥安忍,大泽兵起。梁山泊中,群豪曾游;沙家浜外,孤师暂憩。呜呼!睹万方之逸事,历千载之奇情,惟静植而不语,但轻诶于回风。 

  若春夏时节,复晴明天气,见摇曳湖滨,或娉婷江屿。藏白荑之深根,挺绿玉之颀姿,舒临风之广袖,舞弥天之生意。其直立兮如矢,风过兮如弓,默默兮如定,萧萧兮如征。况连根之袍泽,皆特立之豪雄,布连江之碧阵,染遍野之葱茏。俄而渔歌唱晚,牧笛渐歇,赤乌西隐,江声幽咽。鸳鸯沉迷,寤语屡断;蛩声往复,心思费解。复见其直立兮如待,风过兮如倚,默默兮如念,萧萧兮如别。送江流之东逝,眄星辉之明灭;垂清露兮独泣,对残月兮愁绝。 

  至如韶光难驻,繁华易老;少昊行时,山川枯槁。玉户楼中,空闺凄寒;青枫浦上,孤舟寂寥。金气来时,鹭踪化为鸿影;严霜飞处,青衿摧成素缟。况复朔风大起,燕雪飘零。昔日濯足之清涟,忽成彻地之坚冰;由来覆额之白发,终作漫天之飞蓬。抛半冻之根,别方折之体,将委命于往生,知投身于何域?他年江湖满地,终非此日之寒塘;来世同侪如云,岂复今生之密侣? 

  知轮回乎若代,或历迹乎天涯;何一别于湖泽,竟播迁于京华。慕幽姿之清逸,争叹羡而咨嗟。江山寥落,卿何来何往?帝畿劳碌,将何营何虑?葭乃默然,颔首若忆;俄而敛衽,自说身世。其语云:西土秦若木,飞霜自蓟城。萧瑟铅华尽,复魂始生生。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赏析一篇别开生面的《蒹葭赋》 - ldm7879 - ldm7879的博客

 

                                      人生感悟
                                                                           所谓芦苇

http://e.jmnews.com.cn   2005-7-31 9:10:49  江门日报  评论

 当我置身于这片芦苇荡时,我想起了帕思卡尔的一句话:“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
  对芦苇的最初印象,源于《诗经》。芦苇在《诗经》里有一个极好听的名字——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逆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眼前升起一幅凄清的画面:白雾升起的清晨,郁郁蒹葭的岸边,一位男子在翘首以待。
  在许多赏析文中,他被摧绘成守候心仪的女子,将极富内涵的诗词缩小囿于一个“男女之情”的狭小空间,而我更愿意将这种追寻和守候解读成一种“天命不可违”,一种对生命的不可捉摸、不可知的无力感和虚空感。
  眼前迷蒙的白雾,可望而不可达的水中央女子便是他对生命的一种诠释: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论是“逆洄从之”还是“溯游从之”,“道”永远是“阻且长”;无论是凝洁成冰的露珠化为水雾,这位飘忽的女子总是游离于他的掌握之外,因为“她”本身就是不存在的,正因为如此,所以“她”又是无处不在的,但是你却永远无法企及,只能是隔着青纱迷雾看到她“宛在水中央”而已。一个“宛”字奏出了诗人这种对生命、对理想的不可知不可求的悲音,这也是人类共同承担的命运。
  我总不自觉地将芦苇和竹相比,它们有着相似的外形:外直中通,修长直立,但竹与芦苇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境遇。
  竹有“岁寒三友”之称,被誉为“君子”。竹给人一种清峻疏朗的美感,昵而不狎,高风亮节,不媚名俗,更何况还有“虚心”一节?而在古典诗词中,芦苇则是一种贱生的植物,岁荣岁枯,易伏且低矮无序,于是便往往成为小人的化身。屈原是始作俑者。历代文人在描写美妙景致时亦绝不会用到它,偶尔提之,亦是凄凉至极,并在前贯以“老”字以衬萧瑟之意,凄凉情怀。在北方方言中,它常被称为“狗尾草”,虽然它与真正的狗尾草有极大的区别,但轻视之意可见一斑,这样,芦苇就更难登大雅之堂了。
  在抗日战争时期,芦苇美誉度有所提高,因为它为革命志士提供了隐身之所。尽管如此,但结局往往又以火烧芦苇荡的悲剧收场,多少有些凄凉之味。
  现在极少人提到竹了,更勿妄言芦苇。竹所蕴含的丰富深刻的文化意蕴尚且被人如弃敞,更何况形象本就不大妙的“老”蒹葭呢?
  但在城市流动的日子,我忍不住地想念着芦苇,这种修长却易倒伏,易倒伏却并不易折的柔韧的小生命。
  我不断地想到帕思卡尔的话:”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这句话与其说是对芦苇的诠释,勿宁说是对人的生命本质的诠释。
  帕思卡尔未受过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不存在为芦苇正名份的问题,更没有剽窃《诗经》名篇的嫌疑,但他却与中国的古老民歌相和而歌,共同奏出对生命宇宙的不可知的绝望,在绝望中强烈地传达着追寻生命本质的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不能不使人击节惊叹!
  帕思卡尔不但阐述了人的无知性和有限性:“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中最脆弱的东西。”更阐述了人的伟大:“但他(人类)是一管会思想的芦苇”。
  思想,这是一个久违了的词。在感觉纯化心灵枯竭权欲无限膨胀的时代,在人文精神沙化,传统崩溃的时代,再言“思想”无疑被认作是傻瓜,可人不仅仅是为了生存,更重要的是生活。“过把瘾就死”的生命是浮泛于生活的表层之上的。在躁动与喧嚣过后必然会回复对自我的审视和对和生存本质的追问中,这是每个人都无可逃避的。
  做一根芦苇吧,以敢于思索、敢于质问的姿态做一根芦苇吧,“会思想的芦苇”须迎风而立! (开平)冯樾


《江门日报》2005-7-31日 A7版 【 蓬江 】版 

 

                                                                                                                                                           (本图片源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6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